扫描二维码下载

使用微信的二维码扫描功能拍摄二维码,或使用手机浏览器访问www.dreamore.com,可直接下载。
追梦网已暂停网页服务,请点击扫描二维码下载追梦筹App继续使用我们的服务

做个想做事的人——扭秧歌杂志专访追梦网创始人杜梦杰

追小梦 /  媒体报道 / 2013.12.04

做个想做事的人

文/周晶

图/靳安然及追梦网提供

 

 

老年时最大的安慰莫过于意识到,已把全部青春的力量献给了永不衰老的事业。

——叔本华 

追梦网创始团队2011年4月组建。因为之前休学一年去gap year,创始人杜梦杰当时甚至尚未大学毕业。所以无论这个团队,抑或这项事业,自然都远未到谈“老”的时候。可整个采访的过程里,我脑子里却是就一直在想着叔本华的这句话。 

杜梦杰是那种能让人明显感受到IQ高的人:脑子转得快,然后为了能让表达尽量跟上思维,所以语速也飞快。最大限度输出和强调自己的观点,但一个问题即使各种引用延伸地谈上10分钟,最后也都能不偏离主题地拽回来:“所以,对你刚才说的问题,我是这么认为的。”而他重复最多的观点是,一个人应该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天赋和才华,做真正能够改变人们生活的事。就是这个,让我想到了叔本华。 

2009年,美国众筹类网站Kickstarter上线,由此开启了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大量同类型网站也随之开始在世界各国出现,中国也不例外。点名时间、觉、追梦网……出生成长于网络时代的年轻人似乎开始逐渐了解这样一种形式,然而事实上,中国的众筹类创业者们始终要面对比国外更加复杂的问题。相对于筹款形式本身已非常成熟的西方,中国的众筹创业者事实上是在试图在对“众包筹款”完全一片空白的土壤里生造出一种全新的理念和生活方式来。如何使人们信任和认可这种理念,如何让更多人参与到项目中来,如何在不改变众筹的本质内核前提下更加适应现实土壤……

 随着一系列具有热点性和影响力的项目上线,20132月以来,追梦网半年内的数据大概是之前一年半的5倍。我想这应该至少可以算是杜梦杰和他的追梦网,在目前这个阶段里给出的他们的答案。追梦网的名片背后都印着一句话叫“想做事的人都在这儿”,这倒提醒了我。众筹本身的模式和思路在这两年里已经被分析了无数次,所以我们不妨从另外的角度来讲讲这个故事。 

杜梦杰在采访中引用乔布斯2005年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一个人生命中的点滴经历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串联起来,作用于之后的道路和选择。而杜梦杰自己的经历确实就有着这样一条连点成线的清晰轨迹。在这条轨迹里,我们或许可以尝试去发现年轻的创业者们,他们有着怎样的性格特质,如何选择、思考和看待他们所投身的事业。简言之,就是这些选择了创业的年轻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在做着怎么样的事。 

杜梦杰高考那年因为志愿没填好进了南邮,“所以自己心里就会有股劲儿,觉得既然你在这样的学校里那你的表现就应该是很好的,你得证明自己的才华和实力才行。”这是采访时,他第一次提到才华这个词。抱着这个念头的杜梦杰参加了五个社团,现在回头看,环保社团成了短暂的社团时光里对他影响最大的一个。作为线上的第一个点,它的意义在于因此养成了杜梦杰经常关注和浏览公益相关网站的习惯。仅仅半年之后,他选择退出了所有的社团。“决定加入是为了让自己的能力得到提升,所以当我发现社团也就是这样了,退出也同样坚决。”做出判断,然后绝不拖泥带水。这种性格里的果断几乎埋伏在所有杜梦杰所讲述的故事里。他说如果做一件事,一定要有自己对这件事的认知和判断:“如果我找不到这件事的意义在哪,我绝对不会所谓随大流去做它,”杜梦杰说,“我就是这样去思考一个事情的,如果我看不到它的价值和意义所在,那我绝对不会浪费一点点时间在上面。”杜梦杰说这话时带着股斩钉截铁的力量感,让人不禁好奇:“你是给对自己特别严格和苛刻的人吗?”“是啊,”他举例子道,“我高考之后的暑假就决定自己以后要每天晚上10点钟睡觉,早上6点钟起床。上大学之后很多事情,到宿舍可能11点多了。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早上6点钟起来。因为人生就只有这么长,我以前甚至在想如果不用睡觉那就太好了,你得让自己一直去处在做事情的状态里。”今年夏天,杜梦杰决定把追梦网整个从上海搬到了北京。“全国的资源、人才都集中在这个地方,如果我们要继续做下去,这里的可能性也会大一些。”而这个搬家计划,从决定到完成,不过用了一个礼拜。 

退掉了所有社团的杜梦杰选择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创业。这次为时一年尝试最后没有成功,但思路和模式也受到了认可,有人跟他谈过想要收购。“但自己当时挺单纯的,或者说比较自负吧。总觉得我要成为未来的比尔盖茨的,怎么能被你收购呢?” 

“那你现在仍然想成为中国的比尔盖茨吗?”我问。“不是中国的,是世界的。”杜梦杰纠正我说,“可能你会有些误解,好像我很崇拜他,但事实上我只是欣赏这些人,他们拥有智慧和才华,并且没有埋没自己的天赋。”退出了社团,又结束掉了初次创业,线上的第二个点出现在了这个时候。一直保持着对公益类网站关注的杜梦杰遇见了第一年正式组织远征营的雷励中国。“因为创业失败了,大学也已经过去了一半,想能自己静一静思考一下。雷励满足了我当时所有的需求。”杜梦杰是那一年最后一个被通知通过了甄选营的人,6月19日晚上接到通知时他已经进入了考试周。按照雷励的惯例,远征的准队员需要在规定时间内通过自己的能力筹集一定数额的远征费用——通过向众人筹款的方式来完成一件事情——著名的Kickstarter当时也不过上线2个月,在远未出现“众筹”概念的国内,杜梦杰以这样的机会有了一次实际体验。“那年远征7月12日就要到兰州了,我只有25-27日不考试,时间非常紧。首先我觉得可以把自己的书拿出来卖;其次我们那年远征在甘肃要植树,于是我就发起活动比如你出10块钱,我以你的名义在甘肃植一棵树;还有一部分是纯粹的捐款,很多人没想过学校里还会有人去做这种只在新闻上看过的事,就觉得愿意来支持一下。” 

杜梦杰的每一步都逻辑清晰:19日收到消息的当晚连夜写了筹款文章放在网上进行预热;书籍全部原价转让,因为降价也并非每一个人都会买,所以既然手中资源数量有限就更要价值最大化;不仅摊位选在学校人流最密集的地点,还配合主题做了颜色鲜艳内容丰富的海报、展板、筹款箱。3天时间杜梦杰筹到了3100块钱,成了那一年雷励的筹款冠军。第二年,杜梦杰决定休学一年进行gap year的时候,几乎就是把这个方式用更成熟完善的形式又呈现了一次。他在网上写了封15000字的筹款信,从计划、想法、打算,到旅途中的具体行程及多个备选方案,筹集款项明细可以具体到每一天的饭钱……杜梦杰的gap year几乎没出现通常意义上对广阔天地、大山大水的过度追逐。他跑到印度去做艾滋病公益项目,在阿富汗给物流公司的CEO做助理。“当时要上大四了,这意味着你必须得好好思考一下你究竟要做什么。所以离开一年就是自己的一个是思考和准备,让自己的能力得到提升,经历得到丰富。”不过杜梦杰的gap year计划最终只持续了8个月。 

搜索之前杜梦杰接受过的采访,对8个月时决定回国的主流解释是:在国外游历到8个月时,国内有个女孩看见了他走前写的筹款信,并为此联系他说自己也有一个不能实现的旅行梦,所以问他现在是否还需要资金,并表示愿意帮助他。杜梦杰因此决定回国,创办追梦网,帮更多人实现梦想。 

“真正决定回来的直接原因,其实是因为11年3月在阿富汗发生的一次爆炸。就在我公司的隔壁,清洁阿姨冲进来拼命让我们躲进地下室去,我当时以为是塔利班要冲进来了。”杜梦杰说,在那一瞬他突然产生了巨大的恐惧,“我想如果自己真的死在这里也不会成为任何新闻——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你活了这么久,最后你是个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人。”于是杜梦杰想不能再这么晃下去了,他决定回国,做点能够真正改变别人生活的事。之前一个回国原因的版本也并非全无意义。“我出来8个多月,居然还会有人看到我的文章想要来支持我。让我惊讶的其实是,这八个月我已经有了很多变化,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年轻的朋友们,他们日复一日,始终没有改变。这其实挺可怕的。”杜梦杰说,“其实我觉得人们是缺少一颗探索的心。父母不理解就不去了,朋友不支持就不做了,这其实都是借口。我是从中西部地区的农村走出来的,没有任何背景和家庭支持。那么我可以做的事,为什么出生在东部发达地区,从小拥有更多资源和机会的你做不到?” 

杜梦杰回国之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到处跑:“并不是一开始就想要做众筹。我当时去了很多城市,见一些前辈、和朋友聊天。比如休学这些事可能都是我一拍脑袋突然蹦出来的事情,觉得很兴奋想去做。但我一旦决定之后,就会非常认真的准备,仔细的去规划我需要什么、做哪些准备,如何设计。创业也是一样的,决定创业也是一个让我很兴奋的事。但决定做之后我会很理性地去设计,见哪些人、准备哪些东西。这个时候我反而不会急。” 

这话让我想起杜梦杰给出的关于休学的理由:“没有一件事让我有冲动和激情决定为之付出青春和热血的,但我是个有野心和抱负的人,所以需要去探索,弄明白自己究竟想干嘛。”这似乎就是杜梦杰行事的准则:找到一件最令人激情洋溢的事情,然后稳稳去做好它。 

11年5月,杜梦杰去见一个朋友聊创业的思路。朋友说你的经历不就是很多人帮助你么,那如果做一个帮助别人去实现梦想、创意、和才华的平台会不会更好。“我当时想,Bingo!”这个想法让杜梦杰一下子兴奋起来,“那我们就来做这个事。” 

杜梦杰说起他欣赏的Paypal、SpaceX和Tesla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有记者问他为什么不做当下最火的Pinterest类网。马斯克说我们的生命是非常有限的,那么在有限的时间里,我去做电动汽车、空间探索技术,探讨的是人类最根本的问题。“就是你要在有限的生命里,你要最大限度发挥你的才华。不要辜负你的天赋,让它得到最大的价值。”这是杜梦杰第三次提到这句话。 

“那么你自己最大的才华和天赋是什么?”这实在太让人好奇。“我不知道这些算不算是,但首先我非常非常自信;其次我坚忍,”杜梦杰笑着又重复了一遍,“不是一般的坚忍;我有很强的忧患意识和宽广的视野——这其实很重要,你的格局其实决定着你以后的成就。而且我是一个善于整合资源的人——也许很多事我现在整合不了,是因为我的level还不够。但我从在学校里做社团起就明白,任何人和事都需要去整合,做事情要会借力。”

 

杜梦杰也一样在帮他的追梦网借力。从网站最初上线时,跑到各个网站去找想做点事情的人,问人家“你愿不愿来我们网站筹款?”,到支持宋冬野全国巡演计划、炸鸡少女阿肆专辑预购、《入学考试》续集制作计划、田原的健康猫咪领养计划……追梦网在这个过程里也开始拿到投资。用杜梦杰的话说,就是“资本在认可我们,资源也在认可我们”。这种认可,又会反过来再给团队以信心:“聪明的机构会给你聪明的钱,但现在我们最要紧的还是拿到钱赶快做事。我对追梦网什么时候盈利没有底线,现在想的是怎么样把它规模做大,影响力做出来。有时候过早盈利未必是好事。你有很多事要平衡,比如你的用户,过早商业化会破坏既有的生态系统。” 

我问杜梦杰借力热点人物来发起项目,是否就是之后扩大影响的主要思路。他却把这描述得有点像个悖论。“你去抓热点,就会引起关注。但如果只是follow热点,就会把自己变成一个媒体平台——这其实是现在中国众筹面对的实际问题,就是众筹在中国做得越来越像营销平台和媒体平台。这本身是个问题,意味着我们必须得做些调整,或者完善。照搬美国模式肯定是不行的,那具体怎么办,就是大家需要去思考的。我们现在也有我们的想法,也在做一些准备。但具体东西没有出来,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其实这么发展下去也可以,成为这个领域或者这些类型的媒介平台或者宣传渠道。但我其实经常会跟我的同事说,这不是我们一开始想要的。我们花了这么多时间精力去做这样的事情,我们付出了这样的努力和才华,我们追求的是更卓越和伟大的东西。不管以后会怎么样,但是过程是如此。我们不能就甘于只是做一个媒体平台、营销平台——它们有它们的价值,但远不够激动人心。”


本文原刊于扭秧歌杂志,转载请于杂志社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