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下载

使用微信的二维码扫描功能拍摄二维码,或使用手机浏览器访问www.dreamore.com,可直接下载。
追梦网已暂停网页服务,请点击扫描二维码下载追梦筹App继续使用我们的服务
  • 那张纸的题目是“女人怎样驯化男人”,先是说男人天生是如何野蛮、原始、粗鲁的生物,继而说女人这个性别有能力驯化(tame)他们。怎样驯化呢?首先要懂得分辨他的心,其次不要总是满足他。“不要总是给予,他要什么,不要马上满足,给他一点儿,缩回来,再给一点儿,再缩回来。”Dave说,这是他写给女儿们的。
  • 刚到时很焦躁,冬天刚刚结束,还没到招工旺季,工厂都在城郊,大多很早上班,没有车,就没法去。用银联卡取出几百块纽币现金,每一次掏,像抽出一张细薄锋利的刀片在割自己的心头肉。
  • 空气清冷,街道空旷,不见垃圾也少见人,两侧一户户独栋带窄窄园子的住宅形态各异,9月的南半球刚解冻,早春的树大都还秃头, 樱花们已经被急不可耐的绿叶顶落。毛衣短裙的校服,少女们蹬着皮鞋坐在草坪上等车,帽衫、夹克、短裤,一样把双腿晾在外面的男生,嗖嗖踏滑板过。
  • 这篇文章憋了好多天了,一直想写却总觉得再等一等写出来会更好。
  • 第一次知道奴子文艺主编云里的时候,我还是《在路上》的编辑。小姑娘十分亢奋地在群里嚷嚷,“文编在哪里文编在哪里?”只可惜,我那时比较懒,正好前面还有小夕,群里的东西也就是扫一眼吧。
  • 在往印度前的数个月,我们和一家香港注册的慈善机构、一班香港朋友尝试共同在香港推动DFC,挑战最大是源自於学校、老师和家长。赞助更不是想像中般容易,太多人怀疑最后会有多少香港学生参加并成功做到什麼行动故事。加上香港学生忙得要死,一知道这是不计服务时数的活动就不大感兴趣了。说实话,我不怕打Cold call,可是当我打了给超过一百所学校,大部分都冷淡地打发我们先传真或电邮资料来,却没有下文,吃了不少闭门羹时,总会有点心灰!而且其中更包括我亲身回去的母校。最后有数间愿意让我到校分享的,最后也没有参赛小队是因为校园分享而参加。
  • 我是西漓,一个对音乐一直梦想并执着的人,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那个我。
  • 一年前,当我还在筹备“环球社会创新纪实之旅”这个项目时,就曾经有朋友提议说到众筹(crowdfunding)平台上发起项目,筹集资金。当时我没有这么做有两个原因:一是不想在项目还没开始前就过于高调;二是对自己项目之于大众的吸引力没有太大的信心,预感众筹成功率不高。
  • 追小梦五一摆摊记录
  • 公元2014年4月13号下午,60多位小伙伴齐聚宇宙中心五道口,准备聆听4位设计师讲述他们的跨界追梦故事。 这是追梦网2014年小型线下分享活动的第二期。
1 2